尽管德勒兹认为「树」也是「块茎」的一部分-灵石新闻
点击关闭

塊莖哲學-尽管德勒兹认为「树」也是「块茎」的一部分

  • 时间:

坚决取消本科清考

哲學書籍一般說來不易閱讀,接受上份屬小眾,若看過王朔小說《頑主》或改編自此作的同名電影,會體會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市民大眾對哲學等文化書籍的熱衷,它們成為街頭巷尾的時髦話題,連社會小青年也能張口就來,談一些尼采、弗洛伊德。其實文化熱雖然令人懷念,可到底不是常態,把哲學功利化、簡單化也絕非我們所喜聞樂見。但話說回來,我並不認為哲學書籍就該盡是玄言奧義、讓人看不懂繞上許多彎子,好的哲學有清晰的問題背景、批判對象、思考理路以及縝密鮮明的闡述;而我們讀哲學的時候,更要用具體的例子去消化複雜的概念,使其能夠應用到日常生活。

近來恰好就讀到一本不錯的哲學「入門書」,是由英國學者戴米安.薩頓和大衛.馬丁─瓊斯合撰的《德勒茲眼中的藝術》,德勒茲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他的哲學體系並不簡單;兩位作者頗為謙虛,對德勒茲幾個重要觀念結合自己的研究興趣加以消化,僅希望成就一本德勒茲的「閱讀指南」或新思想者的「一個跳板」。但我認為他們的寫作清晰明徹,分析精道,特別是所使用的案例都是電子遊戲、互聯網、電影、電視劇等大眾感興趣的材料,比如用來闡述德勒茲「解域/再建域」的《俠盜獵車手》就是我過去最熱愛的遊戲之一,這樣的一本書確是入門的不二之選。

一個事物究竟處在解域還是再建域階段,是基於我們觀察角度的不同。比如在《俠盜獵車手》中,人投入遊戲角色,解域包含對整個城市隨心所欲的探索開發,也包含那種越出現實身份而釋放出來的暴力、在遊戲裏過另一種生活。可解域總是伴隨着再建域,儘管角色試圖避免被抓捕或殺死,可他的「自由城」又是封閉的,且更有趣的是,研究者認為,這款遊戲的再建域體現為輸出了一種汽車自由的意識形態,而美國在二十世紀早期正是藉助後者建立起了工業化大生產、大量消費的福特經濟體系。閱讀德勒茲的思想對於我們無疑就是一種解域,可寶貴的是,它令我們對再建域既帶有反省的眼光又充滿了期待。

德勒茲用來闡述事物發展變化的概念「解域/再建域」,即由「塊莖」思維發展而來。事物彼此接觸,比如黃蜂和蘭花,二者發生了自身的「解域」(組成關係網絡產生變化),而後各自又發生「再建域」:蘭花使黃蜂與之「交配」,而黃蜂在和不同蘭花接觸時,實際上是幫助其授粉、繁殖,把一朵蘭花的花粉帶到另一朵蘭花那裏。所以本來互為異質的蘭花和黃蜂就形成了(新的)塊莖。任何事物都是塊莖,它本身含有內在的不確定性,也就擁有製造巨變的潛能。

這本書把目光集中在德勒茲的三個關鍵概念即「塊莖」、「生成」、「綿延」,藉此引導人們對德勒茲的閱讀。且就「塊莖」略說一二。西方主導着現代生活的思維模式,是一種強調因果關係、製造等級體系的思維模式,德勒茲用「樹」來比喻:樹有因(種子)才有果(生根發芽結果),而它本身從根莖到枝杈就像是一個譜系結構或等級體系,樹單獨存在着,成為獨立主體或單一事實,而後用周圍不是樹的部分來定義他者。德勒茲和瓜塔里就此提出另一種「塊莖」思維模式,他們認為事物是由諸多不同要素構成的組合關係所生成,並不存在單一的起因,也不能把樹看作單獨的存在,任何事物都是塊莖,塊莖既無開端也無終結,只有中間狀態(環境),它從中生長,又蔓延開去。儘管德勒茲認為「樹」也是「塊莖」的一部分,但兩種思維模式是相互補充的。

圖:戴米安.薩頓和大衛.馬丁│瓊斯合撰的《德勒茲眼中的藝術》\資料圖片

今日关键词:刘烨为儿子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