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母可以说:是我在话剧舞台上演过的最唯美的角色-灵石新闻
点击关闭

演员观众-严母可以说:是我在话剧舞台上演过的最唯美的角色

  • 时间:

雄安新区挂牌土地

在《杜甫》演出期間,憑藉微電影《我們》中母親的角色,梁丹妮收穫了自己的第一個海外獎項——第七屆溫哥華華語電影節藝術成就獎。這是在近三年裡,梁丹妮收穫的第10個影視劇類個人單項獎。在此之前,梁丹妮已經獲得了包括「亞洲微電影節」、「北京國際微電影節」等5個國內評獎中的4個「最佳女演員獎」和1個評委會頒發的「表演特別獎」。一個角色能夠持續獲得海內外業界人士的關注和認可,這對於演員來說是極大的肯定。

在過去的十幾年裡,梁丹妮也曾經歷過低沉期,但在她最難的時間里,也從未中斷過演出,沒讓自己的表演感生疏,堅持在低谷里前行。「有一段時間,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是個演員了,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但是我不接受又能怎麼辦呢?我只能靜靜地等待,等到我慢慢又找回我的位置,儘管不是主角,我也會很開心,從零開始,從小角色開始,有時候想成一件事,是需要很多因素來促成的,要付出,要花費很大的努力,才能促成一件事,活到老,演到老!」經歷了低谷和光環之後的梁丹妮,對生活反而更加坦然,「要正直善良,內心不要陰暗,有問題就解決問題,不斷尋求辦法,反覆嘗試,如果到最後也沒有成功,那也沒有遺憾了。」

《我們》的拍攝過程是極其艱難的,3天的準備時間,2天的拍攝時間就要把一位身患阿爾茲海默症的母親的狀態細膩完整地詮釋出來,這對於表演經驗豐富的梁丹妮來說也是極大的挑戰。最終,她以對人物深入的理解和表現,贏得了觀眾和評委的認可。2016年亞洲微電影節的頒獎典禮上,評委會這樣評價她,「她舒緩的表演,猶如一首優美的搖籃曲,既詮釋着女性的柔美與寧靜,又向我們訴說著母愛的彌足珍貴」。每一個角色,梁丹妮都是先吃透,再將自己的理解融入到角色中,在尊重導演和編劇的基礎上讓角色脫胎換骨,不把角色臉譜化,這是一位演員多年來的責任感和功力積淀使然。

演員梁丹妮 王小寧 攝在結束不久的人藝大戲《杜甫》里,梁丹妮飾演的是杜甫的知音,嚴武的母親——嚴母。這是一位雍容華貴、知書達理、美麗端莊的大唐美人。儘管在這部6幕劇的男人戲中,嚴母的戲份只有三幕,但是短短的出場,卻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中新網北京9月25日電 (記者 高凱)她是話劇《全家福》里的春秀嬸、《玩家》里的關大夫、《日出》里的顧八奶奶和翠喜、《關係》里的妻子,是微電影《我們》中的母親,她是演員梁丹妮。

台前的完美詮釋離不開台後的良苦用心,每一個角色,梁丹妮都反覆斟酌,力求做到完美,之於「嚴母」也不例外。角色走位、動作表現、言語表達、內心活動,甚至精細化到道具團扇的運用……她對於角色的研究幾近到了苛刻的程度。

馮遠征對《杜甫》的付出和用心,梁丹妮是最感同身受的,她曾寫道,「在近三個月的排練和演出的過程中,許多人都在猜想,是什麼樣神奇的力量指引遠征,激勵他,使他從他那瘦弱單薄身軀里迸發出來的激情,不知疲倦的去工作的。他又是怎樣將這份激情和忍耐力,幻化成為了巨大的能量,克服了擺在他面前的一個又一個的困難,使遇到的一個又一個的難題,最後終能迎刃而解。」

無論平時在家還是外出拍戲,梁丹妮總會帶上一雙舞蹈鞋,一有時間就拿出來練功。長期的鍛煉,不僅讓梁丹妮保持了良好的體力,還維持了優雅的體態。舞台上的她身姿靈動,步伐輕快,讓角色飽滿又鮮活。

「嚴母可以說是我在話劇舞台上演過的最唯美的角色,儘管是配角,但是我不願失去每一次的出場,甚至是最後謝幕時的人物表現,也要力求做到角色完美不丟分,不拘泥,不掩飾,盡情地展示大唐美人的風采」,梁丹妮說。

    

由於正值《杜甫》演出期間,梁丹妮無法到達現場接受榮譽,但是評委會依然將這一殊榮授予她。此次《杜甫》的導演兼男主,丈夫馮遠征支持梁丹妮到溫哥華接受榮譽,但是她決定要留在人藝的舞台上,一方面她要將「嚴母」這一角色進行到底,給觀眾一個交代,另一方面,她要陪在丈夫馮遠征身邊。

對自己長期的高要求令梁丹妮獲得業內和觀眾的認可。2017年,梁丹妮榮獲「中國電視好演員獎」本年齡段的最高獎「紅寶石獎」和「優秀演員獎」兩個大獎。在網劇領域也榮獲「十佳戲骨獎」、「最佳女配角獎」。「觀眾是愛我的」,梁丹妮幸福地說。(完)

今日关键词:莫文蔚吉尼斯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