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排列三代理-灵石新闻
点击关闭

数据制药-白云山靠着“伟哥”闷声发大财的日子不到5年

  • 时间:

中国新说唱

隨着國產「偉哥」的發展,輝瑞的萬艾可受到擠壓。米內網數據顯示,2018年零售終端枸櫞酸西地那非片銷售額中,白雲山金戈雖然銷售額仍低於「萬艾可」,但在銷售數量上「金戈」已高於「萬艾可」。

當時由於部分輿論擔心該藥物可能被作為春藥濫用,國家相關部門對治療男性勃起功能障礙藥物的應用方式也沒有作出定論。於是,國家葯監局在1999年底發文要求對偉哥的開發研究和生產銷售按麻醉藥品管理,同時停止受理新申報。

7月19日,北京康業元投資顧問有限公司(簡稱「康業元」)發佈了一封舉報信,舉報對象是白雲山持股 51%的控股子公司白雲山科技。康業元自稱是白雲山科技持股49%的股東。

上述數據若屬實,也就容易理解為何成為「偉哥」被市場追捧,眾多公司趨之若鶩。

圖片來源:白雲山年報然而,在年報中銷售額排名前五的藥品中唯獨金戈沒有顯示毛利率,也沒有其原料葯供應商的信息和主要的客戶信息。不過,康業元的舉報信給出了疑似關於金戈的諸多成本、收益信息。

作者|蘇塔格來源|野馬財經誰能想到,一封舉報信竟然意外扯出國產「偉哥」的秘密呢?

「金戈」的學名是枸櫞ju(三聲)yuan(二聲)酸西地那非片劑,公開資料顯示,枸櫞酸西地那非,中文俗稱「偉哥」,用於治療勃起功能障礙(ED)。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白雲山和康業元各執一詞背後,這場因「偉哥」而起的糾紛才剛拉開序幕……這場「偉哥」之爭,你怎麼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該公司就是國產「偉哥」的另一主力軍常山藥業(300255)(300255.SZ)。2018年5月,常山藥業獲准生產「偉哥」——萬業強。半年時間,「偉哥」為常山藥業貢獻的銷售額是1233萬元,雖然占常山藥業總營收的0.75%,但是發展空間大。

國產「偉哥」逆襲面對中國市場這塊百億大蛋糕,國內數十家葯企也是覬覦已久。白雲山之後,有常山藥業,還有江蘇亞邦也推出相應產品。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野馬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眼看着到手的鴨子要飛,國內9家製藥企業聚集上海組成「偉哥聯盟」進行緊急商討。後來,聯盟成員擴至12家並再聚北京。

簡言之,就是在利益分配上存在分歧,而主要的分歧又圍繞着白雲山的搖錢樹——「偉哥」金戈。

然而,白雲山靠着「偉哥」悶聲發大財的日子不到5年,一紙舉報信就打破了白雲山的寧靜。截至2019年7月19日收盤,白雲山A股收跌0.9%,報38.66元/股;白雲山港股收跌5.56%,報33.1元/股。

國信證券(002736)2014年5月在一篇名為《色不可戒,搶仿來襲》的研報中指出,國內ED患者人數約為1.4億人。由於中國成年男性是5億左右,也就是說每3個中國男人里,就有一個可能患上了勃起性功能障礙。

在白雲山發表聲明后,舉報方再發聲明……一場葯企二股東舉報大股東的羅生門拉開帷幕。

假設其中有30%接手治療,人數也達到4200萬。如果按照ED患者每年多次使用藥物治療計算,意味着「偉哥」在中國的市場規模有望達到百億元級別。

2002年9月3日,輝瑞和十二家企業在國家知識產權局複審委直接對簿公堂。遷延到2004年7月5日,複審委以「專利公開不充分」為由裁定輝瑞偉哥專利無效。

這個市場,在2014年之前一直處於藍海狀態。就在2014年,隨着偉哥的原研藥廠家——輝瑞的產品專利到期,仿製葯企業開始蠢蠢欲動,白雲山就是其中之一。

年報數據顯示,2018年金戈的銷售額是6.62億元,同比增加17.67%。輝瑞萬艾可2018年銷售額為6.36億美元(摺合成人民幣43.7億元),下滑47%。

白雲山2015年年報顯示,金戈的產量為1589萬片,銷售量是1495萬片,營收2.34億元,毛利潤2.16億元。據此粗略估算,其毛利率直追貴州茅台(600519)(600519.SH)2018年91.25%的毛利率。

國產「偉哥」終於迎來逆襲,低價競爭「功不可沒」。根據淘寶瑞人堂大藥房旗艦店數據,50mg*10片/盒裝的萬艾可售價是520元,但同等劑量10片裝的金戈只要345元。

然而歡呼來得太早。輝瑞不服此項判決,一紙訴狀將複審委告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5年3月30日,北京市一中院開庭審理此案,2006年6月2日判決支持了輝瑞的訴求。歷時五年之後,輝瑞完成了絕地反擊。

16年曲折求索路當國產「偉哥」們在熱火朝天搶奪百億市場時,殊不知「偉哥」在中國卻有着曲折的發展史。

「偉哥」毛利率或超茅台(600519)酒

在2014年之前,國產「偉哥」市場一直被進口葯佔據。1991年,輝瑞公司科研團隊意外發現處在研發過程中的一種治療心臟病的藥物,用於治療男性勃起障礙症療效更佳。於是兩年後,以枸櫞酸西地那非為主要成分的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的藥物萬艾可(也就是「偉哥」)在美國出售。

2001年5月,國內十幾家已投入大量資金,正熱火朝天仿製「偉哥」的製藥企業獲悉萬艾可專利申請有可能獲批。一旦萬艾可獲得專利保護,意味着國內企業仿製項目將不得不終止,前期大量投入打水漂。當時,項目推進快的幾家企業,已經開始臨床研究。

國內十余家製藥企業興奮異常,紛紛聯繫醫院臨床實驗,爭取作為第一批中國偉哥生產商在市場上出現。

該論斷引發市場熱議,隨後該公司股價上演了「男性的力量」,開盤就收穫漲停,創造去年開盤后的最高紀錄。

雖然是白雲山科技的股東,但是康業元認為沒有享受到應有的權利,於是舉報白雲山及其董事長涉嫌違反《證券法》、《公司法》等相關規定,披露信息不實、隱瞞利潤及收入、財務數據造假、偷稅漏稅,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東利益,間接侵犯合作夥伴權益。

面對康業元言之鑿鑿的舉報信,白雲山發聲表示舉報信「內容與事實不符,已經報案」,多次和康業元溝通過。在白雲山發表聲明后,康業元再發聲明表示多次聯繫白雲山溝通未果。

圖片來源:淘寶無論如何,正像廣州醫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楚源所說,金戈賣的好是因為他滿足了人們對生活質量的更高要求,這也是消費升級的結果。

就這樣,國產「偉哥」的上市再次出現延期。

很快,現實就證明製藥企業的這種興奮有些不現實。

現在說起國產「偉哥」,廣州白雲山(600332)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0332.SH,簡稱「白雲山」)榜上有名。其名下的拳頭產品——金戈,是國產「偉哥」的老大。如今,因為這款產品的涉及到的利益糾紛,一封舉報信在7月19日開始在網上廣為傳播。

2014年7月,輝瑞的萬艾可專利保護到期,中國製藥行業的「搶仿」大戰正式拉開。同年10月,白雲山就推出粉紅色的「偉哥」金戈,與輝瑞的藍色小藥片萬艾可直接競爭。為了這一天,白雲山準備了至少16年時間。早在1998年,白雲山就已經着手相關工作。

在輝瑞「偉哥」進入市場6年後,1999年,國內17家製藥企業向國家葯監局申報生產。

隨後,白雲山發佈澄清公告稱,相關企業一直依法依規經營,不存在損害公司及其股東利益的情形。公司接獲控股股東廣葯集團通知,廣葯集團已就相關情況向公安機關報案。

如果按照康業元舉報信中所提供的原材料供應數據看,2015年白雲山金戈的營收應不低於6.38億元。然而白雲山在2015年財報顯示,金戈銷售額為2.34億元。4億元的數據差異,究竟有何玄機?

當天,在北京一家國營招待所三樓的會議室里人聲鼎沸,「偉哥聯盟」的12家企業負責人歡聚一堂歡呼勝利,後來還載歌載舞地慶祝了一番。

圖片來源:舉報信就在去年5月,有一家公司獲得了「偉哥」的生產許可資格證,似乎已經看到了數不盡的票子滾滾而來,於是公告稱「國內ED患者人數約1.4億人」。ED是「 勃起功能障礙」的同義詞,英文名稱Erectile dysfunction,「陽痿」是其俗稱。

2014年10月,白雲山推出「偉哥」金戈。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查閱白雲山年報發現,自金戈推出之後,其銷售額每年都在逐級遞增。2015年,金戈的銷售額是2億元,2016年-2017年分別增至4億元和5.63億元,到2018年,已經遞增至6.62億元。在白雲山的藥品銷售額中,排名第三。

上述舉報信顯示,金戈的出廠開票均價達20元/片,生產成本僅「1.3元/片,上限不超過1.5元/片」。

全球醫藥健康諮詢公司IMSHealth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抗ED藥品市場份額中,萬艾可在27個主要城市佔據58.8%的市場份額,佔了中國「偉哥」市場的半壁江山。

一年後,萬艾可獲准進入中國上市。這是ED患者的福音,卻讓有意搶佔國產「偉哥」市場的葯企感到鬱悶。當時中國企業,要求國家葯監局儘快批准國產藥品上市,並且不要批准萬艾可在中國申請專利。這些訴求得到了國家相關部門的呼應。2001年2月,國內十幾家企業申報的「類偉哥」產品獲准臨床試驗。

今日关键词:美国下起了塑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