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党”们根本不指望淘宝店主会真地按照错误标价发货-灵石新闻
点击关闭

发布活动-羊毛党”们根本不指望淘宝店主会真地按照错误标价发货

  • 时间:

吴亦凡应援

律師說法重大誤解相關合同可依法變更北京京谷律師事務所主任李長青告訴記者,任何買家從點擊下單后便等於跟賣家簽訂了一份交易合同,所以上述情況可參照「合同法重大誤解規定」:店主可以依法要求變更或撤銷交易合同。

四川凡高律師事務所林小明律師認為,店家的失誤操作不是其真實意思的表達,是可以要求撤銷合同的。從購買者的角度來說,發現漏洞並利用漏洞,其行為已構成不當得利,應當予以返還,採取退貨等措施避免進一步損害店家的利益。從第三方平台來說,應當建立更為公平合理的評價和處置機制,允許店家進行相應申訴。

說白了,羊毛黨就是互聯網促銷界的「黃牛」。他們的存在,不僅讓平台頭疼、商家聞風喪膽,也擠佔了本該屬於廣大消費者的優惠。從薅平台到薅企業,再到薅店鋪,如今,羊毛黨的秋風式掃蕩,更加凌厲而精準。

延伸「薅羊毛」如何成了「黑產業」?近年來,隨着電商促銷模式地逐漸成熟和固化,已經伴生了不少規模龐大、組織嚴密的專業羊毛黨。據來自FreeBuf與同盾科技的研究數據顯示,2017年前三季度,約有110萬個「薅羊毛」團隊,平均每天攻擊企業241萬次。另據阿里巴巴發佈的 《阿里聚安全2016年報》 顯示,2016年在各種互聯網業務活動中,羊毛黨以機器/小號等技術手段,薅走了大約70%~80%的促銷優惠。

26元能買到4500斤臍橙,約0.6分錢一斤?11月7日,一則「『果農』網店錯將臍橙價格寫成『26元4500斤』,被網友短時間『薅』出近700萬元訂單,導致該店關店併發致歉信『下跪』求饒」的消息在網上熱傳,「羊毛黨」這一近年來屢屢引人注目的群體亦再次走進公眾視野。

事發后,「果小雲旗艦店」店主在店鋪首頁發佈公告稱,由於自己對店鋪操作失誤,設置錯了標題詳情,導致一晚上店鋪被拍下了幾萬單,發不了貨,涉及金額近700萬。店主還稱,該淘寶店的實際經營者為自己和叔叔兩人,而這家淘寶店開店的錢是湊來的,實在無力承擔被投訴的風險,「給我和叔叔留一條活路吧」。

「我就在群里呆了10天,原本以為是能有點優惠券之類的小便宜,結果越看越覺得不正常,就退群了。」李某某說,自己在退群之前截圖保存了證據,然後舉報了他所在的那個群,目前他曾在的那個「薅羊毛」群已經無法被搜索到了。

至於什麼是「重大誤解」,可以從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發佈的《關於貫徹執行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71條規定中得到部分解釋:「行為人因對行為的性質、對方當事人、標的物的品種、質量、規格和數量等的錯誤認識,使行為的後果與自己的意思相悖,並造成較大損失的,可以認定為重大誤解。」

11月7日,淘寶于微博發佈公告稱:「在發現異常情況后,已經第一時間把這家店『保護』起來,以避免更大損失。」淘寶還承諾:「將在法律、規則允許的情況下,盡最大可能減少各方損失。」截至記者發稿,該店鋪仍處於無法被搜索到的狀態。

本版稿件綜合紅星新聞騰訊新聞客戶端等報道

11月7日下午,嗶哩嗶哩彈幕網在微博發佈公告:「用戶本人(路人A-)承認其錯誤行為,並就此事深刻反省並道歉,承諾將努力彌補自己的錯誤。」嗶哩嗶哩彈幕網還表示,目前已經封禁該用戶賬號,直至其妥善處理本次事件。

據知情人士分析,按照此情況發展下去,商家只有兩種選擇,要麼按照26元/4500斤的每單價格發貨,要麼就不發貨。但如果不發貨的話,一旦到了設定的發貨時間,買家將有權申請退款並申請賠付。

記者查閱《合同法》后注意到,第五十四條規定:「下列合同,當事人一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一)因重大誤解訂立的;(二)在訂立合同時顯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當事人請求變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不得撤銷。」

那具體流程是怎樣呢?李某某說,雖然電商平台的賣家浩如煙海,但是「羊毛黨」的數量也不少,只要有一個人發現了這種bug價,他就可以反饋給群主,然後群主會把消息通知大家,「接下來,慫恿大家大批量地拍下,然後鼓動他們向電商平台舉報以得到補償」。

如今「薅羊毛」已經形成一個「羊圈生態」,立於生態圈頂端的是研究優惠活動設計方漏洞,利用技術開發專門針對該活動的腳本程序,再輔以群控的成千上萬台設備,一擁而上進行「薅羊毛」的職業「羊毛黨」;中下端是「福利群」和衍生的「任務群」,線報群里有線報員幫忙收集互聯網上所有的有獎活動或福利信息,收集全網的紅包活動,每天推送上千個紅包,群員就按照線報員的指導「薅羊毛」;而處在底端的,則是利用閑暇時間註冊各種賬號,接收驗證碼,只為「薅得」一兩塊紅包的底層真實用戶。

從最早流出的截圖中可以看到,該店鋪的一個臍橙銷售鏈接相關數據出現嚴重設置失誤,標題中寫的雖然是「10斤臍橙」,但其參數卻設置成了「凈含量4500斤」。隨後,此情況被所謂的「羊毛黨」知悉,開始裂變傳播,並引來大量下單。

業內揭秘下單網友投訴成功可獲賠償金這一事件引起輿論關注,多個社交媒體的用戶均稱上文中提到的B站UP主「路人A-」為事件誘發者。11月6日,「路人A-」在B站發佈動態稱,「果小雲旗艦店」的錯誤價格設置情況,他只是轉發而已。此外,他還稱自己願意自掏腰包賠償賣家兩萬元用以止損。

業內人士估計,全國羊圈專業玩線報的活躍用戶有百萬人。有商家估算,每年在掃碼送紅包營銷活動中被黑產薅掉的紅包高達千萬元。這對企業財產權是赤裸裸的非法侵佔。另外,為了蠅頭小利,主動叫賣手機號為他人接收驗證碼的用戶,還給個人信息泄露埋雷;大量「福利群」出現,也給各類詐騙犯罪提供了土壤。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羊毛黨」李某某告訴記者,此前他曾在所謂的「羊毛群」呆過,雖然這個群不是「路人A-」的群,但套路基本上是一致的。而這種因為價格設置錯誤導致的「薅羊毛」行為,被大家叫做「上bug車」或者「擼條子」。李某某還說,「羊毛黨」們根本不指望淘寶店主會真地按照錯誤標價發貨,而是一旦淘寶店主無法發貨,他們就可以以此情況向淘寶進行投訴,一旦投訴成功就會獲得一筆賠償金。

網友發文700萬元訂單「薅死」淘寶店?11月6日,B站用戶「小帥喵萌萌噠」發佈專欄文章,稱知名UP主「路人A-」帶領自己的關注者,以26元/4500斤的每單價格在一家名為「果小雲旗艦店」的淘寶店鋪下了大量訂單,而由於該價格實際上是店主誤操作的錯誤價格,所以該店鋪並不能以此價格進行發貨,而由於淘寶平台的相關機制限制,使得該淘寶店不得不支付買家大量賠償金。

今日关键词:北理工80后副校长